6.0

2022-09-02发布:

亚洲成伊人成综合网222转型当演员的偶像里,只有他最成功?究竟靠什么?

精彩内容:

飄前幾天刷到這麽一條視頻,直接噗嗤一笑——

在醫院的走廊上,袁泉一連猛甩易烊千玺的後腦勺好幾下。

你瞧千玺的反應:脖子一縮、眼睛一擠。

下手肯定實在得很。

其實,這是電影《中國醫生》的一段花絮。

片段中,千玺飾演的實習醫生楊小羊挨了院長批,便模仿起院長的跛腳走路姿態,結果又被主任教訓了。

另一處幕後細節是,袁泉其實好幾條都沒忍心下狠手。

最終在無數條後,終于把千玺給打懵了。

一個小片段,卻十足生動真實。

除了禮貌心疼一下,飄也暗戳戳感慨——

近幾年的易烊千玺,越來越有演員的樣子。

向來愛看幕後物料的飄飄,看他的花絮總是興致盎然。

爲啥?

在這些散碎的鏡頭裏,我漸漸看懂了他的少年之勇。

有一點飄一直沒說——

刨除鏡頭、打光、調度、配樂這些加分因素。

幕後花絮,其實很見演員的水准。

《中國醫生》中,易烊千玺的戲份不多,但耐品的細節不少。

一開始,菜鳥楊小羊能力太差幫不上忙,只能在一旁默默學習。

尴尬與自責之下,不自覺開始搓手指。

第一次上手給病人插管,慌得手忙腳亂。

因爲精神緊張,一下沒接住護士遞來的工具。

以及,病房外含著慚愧與悲憫的一眼。

飄的觀感是,易烊千玺的表演,是放開的。

這個“放”,並非指外放、狂放,那是“演技炸裂派”幹的事。

而是,在鏡頭裏他難得地完全敞開了自己。

對比之下,外人對易烊千玺的典型印象,應是極靜,極穩。

喜怒不形于色、情緒不浮上臉。

這恰恰是花絮能給予飄驚喜和發現感的原因。

他敢交付。

飾演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的才子李必。

年齡和經驗都有限的前提下,他選擇完全信任導演和表演老師。

協助到最細微的反應。

你可能會問,聽話能有多難?

但在娛樂圈,願意對觀衆保持誠意,放下傲氣和人格包袱以真我示衆。

其實並不多見。

而聽進去能做出來,又是另一重難得。

老師向千玺反複強調,表演中真誠的重要。

于是,他會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所有真實情感去填充角色。

當然,肯定不是多深沉透徹的解讀,他的閱曆注定他很難做到。

但漸入佳境後,也有喊停後還難以抽離的入情。

由此,我們也見到了一個出乎意料的,堅毅又鮮活的李必。

此外,他也敢演、敢表達。

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,他演的癌症少年韋一航與父親發生爭吵。

梗著脖子滿臉倔強,皺起的眉頭又透出悲哀。

演到酣處,唾沫飛濺,青筋暴起。

痛苦、絕望、反叛。

這些情緒被和盤托出,不帶保留。

還生怕巴掌和反應不夠真切。

導演韓延,一向不太相信演員能體驗角色,更強調設計表演。

但寡言的易烊千玺,共情力和淚腺都發達到讓他意外。

不在計劃中的淚珠,經常突然滾落。

後來他亦承認,易烊千玺的情感輸出是有效的——

“其實他摸到韋一航的靈魂了”。

還有《少年的你》中的一場戲。

男女主角躺在床上聊起過往的一幕,在導演的安排中本是沒有哭戲的。

但易烊千玺念著台詞,卻無意識地淌下了一行熱淚。

同樣來源于感同身受。

易烊千玺的演藝生涯剛剛開始。

但難得的是,幾乎每一個角色都有可圈點之處,也讓人留下印象。

這是因爲,他的演技雖不至娴熟老辣,卻不畏于敞開自我,讓每個角色都從自己身上長出。

以人去演人,便有了真實的基礎。

我們其實已然在他的角色裏,看到了他的許多側面——

李必式的孤傲,劉北山式的叛逆,韋一航式的擰巴,楊小羊式的青澀但堅定……

每個角色都是他,且無一不情緒飽滿。

飄之所以說易烊千玺越來越像一名演員,也在于此——

我一直相信,演員需要挖掘、呈現自己的脆弱,去賦予角色靈魂和生命力。

而一向內斂的千玺,愈發懂得,也愈發敢于,在銀幕裏釋放自己的真實。

有意思的是,易烊千玺其實反複強調過自己並不喜歡“演”。

表演欲太強,爲了融入世界去飾演一個虛假的自我,是相當不酷的。

我不是一個表演欲特別強的人

所以,他甯願保留著些許棱角,用沉默和孤獨維持自在和舒適感。

來源|《時裝L'OFFICIEL》

這又讓飄想到,郝蕾曾在《十叁邀》中,提出一個評判演員的觀點——

一個好演員,在生活中往往是害羞、內向的。

他們和世界之間存在著隔閡,而這層隔閡又保存了作爲演員的純潔和天真,這讓他們能駕馭各種角色,且在表演時完全敞開內心。

借這一視角來觀察易烊千玺,正恰如其分。

其實旁人看來,在易烊千玺身上最難見到的,是少年該有的生動感。

原因,在于審慎。

去年,憑《少年的你》拿百花獎。

他一臉淡定地發表了57個字的感言,還沒等人反應過來就飄了下去。

本是自己的主場,卻克制著理所應當的喜悅。

又如《朋友請聽好》的一處細節——

飯桌上,謝娜發現易烊千玺始終只坐在一角。

空位很多,但甯願側著身吃飯。

千玺 你怎麽不坐墊子上

更“人精”的何老師讀出他的心思——

飯桌的中間是主位,他不好意思坐。

似乎,易烊千玺面對世界的姿態是“怯”的。

不過細究起來,其實更像一種對安全感的執著。

從小到大,易烊千玺都活在他人的期待裏——

多才多藝的好好少年、少年成名的童星,再是衆星捧月的藝人。

“那麽多份愛”將他團團圍住,削磨著他的年少輕狂。

而,太想滿足每個人的要求,結果便是變得極審慎。

畢竟不動聲色與克制,都是最安全的。

好在,表演恰到好處地進入了他的生命。

作爲一名演員時,易烊千玺頭一回感覺到。

自己可以跳出身份桎梏,不去滿足每個人對“易烊千玺”的不同想象,而是以自己的期待去體驗另一種人生。

來源|《T》

而,他用以面對世界的殼,正爲他保存了一份演員需要的坦誠。

細膩純粹的心思,讓他善于和人物産生共情。

在鏡頭前,角色內心積壓已久的情感釋放的瞬間。

也帶來自然的表現力和真實感。

故,說易烊千玺“怯”並不准確。

只是之前人們很少理解他追求自由的勇氣。

在《少年的你》的首映式上,編劇張冀對他說:他是一個演員,不是一個偶像。

話音剛落,易烊千玺便紅了眼眶。

這算得上是他在公衆場合裏,屈指可數的一次“失態”。

背後的情感,飄也完全能體會——

借助表演,易烊千玺一直在嘗試走出保護殼,以更真實的狀態去感受世界。

而這句誇獎讓他明白,對自我誠實,對夢想毫無保留,就是一種孤勇。 亚洲成伊人成综合网222